全部
  • (889)

探春为何“护犊子”

探春为何“护犊子”文/赵炎载《华声》4月上第七期,责编:肖婷婷在《红楼梦》第七十四回里,绣春囊引发风月案,大观园来了检查团,王熙凤领衔督办,重点查抄各单位工作人员之私人物品。按说,这是一种常规的平稳做

  • 180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6.04.29 10:43

沙僧如何做下属

沙僧如何做下属文/赵炎载《华声》3月下第六期,责编:肖婷婷古时候形容宰相,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。宰相贵为首辅,尚有下属之份,况乎芸芸众生?每一个头头都是从下属升迁而来,每一个头头的上头都有或多或少的头头

  • 258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6.04.11 07:57

王朗为何被骂死

王朗为何被骂死文/赵炎载《华声》3月上第五期,责编:肖婷婷公元228年,曹魏司徒王朗因病去世,寿庚不详,但绝非死于前线。《三国演义》中,诸葛亮一出祁山,骂死王朗,也发生在斯年,他已七十有六矣,看来延迟

  • 665
  • 3
  • 8
  • 0
2016.03.29 14:25

李逵坐衙的镜鉴

李逵坐衙的镜鉴文/赵炎载《华声》3、4期合刊,责编:肖婷婷常言道,行一棋不足以见智,弹一弦不足以见悲。《水浒传》第74回写黑旋风李逵寿张坐衙故事,就是大闹泰安州之后的神来之笔,看似插科打诨,无关紧要,

  • 629
  • 0
  • 4
  • 0
2016.03.01 10:06

褚蒜子为何装糊涂

褚蒜子为何装糊涂文/赵炎载《北京晨报》2月6日A15版,责编:蔡辉原来呀,装糊涂,不死磕,为的是求个暂时和静,坐等出现转机。有成语曰“难得糊涂”,是指一个人在应该糊涂的时候装一下糊涂,那就很难得。东晋

  • 538
  • 0
  • 2
  • 0
2016.02.19 09:45

二郎神的三字官箴

二郎神的三字官箴文/赵炎载《华声》1月下第二期,责编:冷眉自古以来说官箴,最脍炙人口者,不外乎清、慎、勤。行之者,是为好官循吏,悖之者,是为贪官庸吏。读《西游记》,在“小圣降大圣”的段子里,二郎神表现

  • 328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6.02.02 13:43

史上最早女陛下

史上最早女陛下文/赵炎载《北京晨报》1月21日C06版,责编:蔡辉东晋建政初期,有“王与马,共天下”之说。王导主政令,王敦专征伐,兄弟俩类似“张昭周瑜故事”,皇室有点跛脚。造成这一尴尬局面的原因,主要

  • 446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6.01.22 09:26

东晋王朝第一妃

东晋王朝第一妃文/赵炎载《北京晨报》1月15日C06版,责编:蔡辉导语:皇帝“金口玉言”对不?那要看对谁,在裴氏这儿,圣旨不管用,她坚决“不奉诏”,我行我素,搞了盛大的招魂仪式,将丈夫葬于广陵。没两年

  • 400
  • 2
  • 2
  • 0
2016.01.15 09:24

科员小红晋升记

科员小红晋升记文/赵炎载《华声》1月上第一期,责编:冷眉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七回前半段叫“滴翠亭杨妃戏彩蝶”,有些名不副实,真正斩瓜切菜的应该是林红玉。不过抱屈也没用,谁让红儿不是主角呢?于小身世处见社会

  • 461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6.01.12 09:22

羊献容的“丈夫论”

羊献容的“丈夫论”文/赵炎载《北京晨报》1月8日C06版,责编:蔡辉生而为须眉,固然运气好,不过,能否成为真丈夫,得看个人修为!这事儿不能说太细,反正跟“娘娘腔”关系不大,花蕊夫人笔下的“十四万人齐解

  • 411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6.01.08 09: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