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员小红晋升记
2016-01-12 09:22:43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科员小红晋升记

文/赵炎

载《华声》1月上第一期,责编:冷眉

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七回前半段叫“滴翠亭杨妃戏彩蝶”,有些名不副实,真正斩瓜切菜的应该是林红玉。不过抱屈也没用,谁让红儿不是主角呢?于小身世处见社会,写细节处最动人,小红的晋升,不是偶然,而是绕开诸多规则之后的暗渡陈仓,她的出位,对混科室者或有裨益。

大观园像极了一个机关院落,稻香村以下,分布着数个小科室,每个科室都有领导,统率科员若干。其中,科员各有等级,职责明确,谁也不能越俎代庖,乱了规矩。就竞争状况而言,相对独立的怡红院最为复杂,也最缺乏雅量。如袭人、晴雯、麝月、秋纹等几个主任副主任科员之间,尚且明争暗斗,互掐频仍,况乎“二门”以内的普通科员?

此为小红面临的科室生态,削足适履,才能好好相处,老实安分,坐等论资排辈。若想绕开这种生态,就必须另外想辙。

想什么辙?功夫在诗外。

科室生存定律中,有一项是关乎职责的,本职工作当然不能玩忽,但是更重要的工作,却是本职工作之外的其他工作。

虽然怡红院所有的科员都可以称自己是“宝玉房里的”,但是按照规定,能进宝玉房里的,还真没几个,小红就没资格。在科员排序里,她位属四等,如同见习,具体工作不过浇花、喂鸟、照看茶炉子而已,还要无条件接受前辈们派下来的活儿,做得不好要挨骂,做好了,也只是为他人作嫁衣。

她已然十七岁,如果就这样下去,等待她的,将是拉出去胡乱配个小子,这辈子算交代了。她没有退路,必须全力一战。

对待本职工作,她一丝不苟。

小说里写道,晴雯见了红玉,便说:“你只是疯罢!院子里花儿也不浇,雀儿也不喂,茶炉子也不管,就在外头逛。”红玉道:“昨儿二爷说了,今儿不用浇花,过一日浇一回罢。我喂雀儿的时侯,姐姐还睡觉呢。”碧痕道:“茶炉子呢?”红玉道:“今儿不该我的班儿,有茶没茶别问我。”

对待职责之外的工作,她思锐识卓。

给宝玉倒茶那次,僭越得就颇有道行。那天,袭人去宝钗处公干,晴雯去了潇湘馆,麝月在家中养病,小红便称自己丢了手帕要找,让秋纹、碧痕去打水给宝玉洗澡,让小丫头老婆子们出去玩,决黄河之水拒强敌呀!自己创造机会,在领导跟前混个脸熟。至于“蜂腰桥设言传心事,痴女儿遗帕惹相思”云云,则是她的另一种诗外功夫。贾芸再落魄,终究姓贾,此归宿,优于晋升。

固守一途,刻舟求剑,是极端愚蠢的自戕行为。

英雄不问出处,饶是如此,个体追求获得感,只要合理合法,谴责就失去了意义。所以,面对秋纹、碧痕等人的批评打击,小红总能不卑不亢,软中带硬的应对。她在这个科室工作三年,习惯了许多人的忽冷忽热,看淡了许多人的渐行渐远,也最终选择了站在许多人的反面。这是科室生存的第二条定律,----跟着多数人亦步亦趋,将减少晋升机会。

风吹草动,何如劲松!?

大观园内的游戏规则来自于名教纲常,谁不遵守,谁就会受到惩罚。因此,大多数科员都在循规蹈矩,按部就班,或被驯化而习以为常,或产生强烈认同感,满足于现状,从而形成了一股众人皆醉的社会潜流。

唯独小红成了另类,颇能使人昭昭。

在一个“植物人”遍地、缺乏进取精神的环境里,这种另类显得十分珍贵。人,不能没有规则意识,但是,论资排辈的规则,压制能力的规则,以及晋升流程的非规范化,这些不合理的规则,还是没有的好。打破这些不合理的条条框框,才能步入一个新天地。

小红的新天地真的来了,就在滴翠亭,就在别人无意间。“只见凤姐儿站在山坡上招手叫,红玉连忙弃了众人,跑至凤姐跟前”。当时文官、香菱、司棋、待书等都在亭子上,为何只有小红反应神速呢?

很显然,小红早已埋好锅造好饭,时刻准备展开正面搏杀。

如果说,怡红院的科室生态,是荣国府这个画卷上的缤纷色彩,那么,王熙凤的出面,对小红而言,无疑是一道亮色。

凤姐儿执荣国府权力之牛耳,正如晴雯讽刺小红所言的“爬上高枝儿去了”。对比混迹脂粉圈的宝玉,那些年里,王熙凤确实是个“高枝儿”,能被她垂青,就是金光大道,反之,就很有可能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。

稀罕的是,晴雯的讽刺,一语成谶。

小红在王熙凤面前的表现,堪称笔苍意新。

对这位前辈,她的态度介乎于倾服与不服之间,赞美恰到好处,不留痕迹,被赞美也未受宠若惊,形于颜色;敢于指出错误,靠的是其母亲乃是王熙凤的干女儿这层关系,时间点、所处场合等等也都拿捏得不错。这或是科室生存的第三条定律,实际才干需要某种能力去彰显。

“奶奶使唤作什么事?”领导是需要格外尊重的。

王熙凤一看,嗯,这小丫头知趣,生的也干净俏丽,立马就有了好感,可见形象分也极要紧。于是乎安排任务,“不知你能干不能干,说的齐全不齐全?”考核的意味很清楚了,小红立刻保证,“误了奶奶的事,凭奶奶责罚就是了。”够自信!确实有本钱自信,不准备几把刷子,焉敢强出头?

事实证明,小红不辱使命,将“四五门子的话”糅合在一起,娓娓道来,听得李纨都懵了。王熙凤由是提出表扬,小姑娘爱美是对的,但是装蚊子哼哼,不一定就是美人,“好孩子,难为你说的齐全!”

此处看似凭借口齿伶俐,其实不然,沟通能力不仅要求口舌顺溜,还需要扎实的功课。譬如小红的回话中,包含了各种复杂关系,“我们奶奶”是一个,“问这里奶奶好”,又是一个,还有“五奶奶”、“舅奶奶”、“姑奶奶”等等等等,逻辑表述相当顺畅,如果不做功课,自己先乱了,还怎么复述?

大观园里能说会道的丫头不少,沉下心做事的,除了各科室领班的科员之外,恐怕没几个。作为领导,王熙凤的慧眼不容置疑,“你明儿伏侍我去罢,我认你作女儿,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。”换个寻常丫头,必定千恩万谢,红玉听了,却扑哧一笑,何故?莫非她不想升官?当然不是。

“我笑奶奶认错了辈数了。我妈是奶奶的女儿,这会子又认我作女儿。”

此一纠错,颇显小红之心机。

在李纨房里,没其他人,王熙凤不会丢面子,场合很棒;认错了辈数没关系,却点出了更近的关系,王熙凤立马轻松愉快,爱才之念,欲罢不能。“既这么着,明儿我和宝玉说,叫他再要人去,叫这丫头跟我去。可不知本人愿意不愿意?”傻子才不愿意!小红的表态却别有一番讨巧。

“愿意不愿意,我们也不敢说,只是跟着奶奶,我们也学些眉眼高低,出入上下,大小的事也得见识见识。”我们代表大家,大家都在跟奶奶学习,奶奶众望所归。只字不提自己,自己却在其中,实在是高!

很快,王熙凤跟宝玉开了口,怡红院的科员小红同志摇身一变,做了王熙凤的贴身秘书,赢得众人的羡慕。(赵炎)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