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献容的“丈夫论”
2016-01-08 09:45:00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羊献容的“丈夫论”

文/赵炎

载《北京晨报》1月8日C06版,责编:蔡辉

生而为须眉,固然运气好,不过,能否成为真丈夫,得看个人修为!这事儿不能说太细,反正跟“娘娘腔”关系不大,花蕊夫人笔下的“十四万人齐解甲,更无一个是男儿”,明显不厚道,特定条件下的行止,怎能作为评判标准?我个人比较认可晋惠帝的继任皇后羊献容的论述。

羊献容,史称惠羊皇后,出身泰山羊氏家族,母系乐安孙氏。在魏晋时期,这两家都是配姓赵的,出过许多高官显宦。公元300年,贾南风被诛,羊献容的机会也就来了。当时的权臣孙秀跟羊献容的外祖父孙旂,早已达成“合族”协议,一笔写不出两个孙字,五百年前是一家嘛,再加上孙旂的几个儿子都是孙秀的铁杆儿,于是肥水不流外人田,羊献容被指定为晋惠帝的皇后。

能够母仪天下,无疑属于祖坟上冒青烟;但是对于羊献容来说,生逢乱世运偏消,似乎更恰切。自从她做了皇后,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日子,没过上几天,世道不太平,老公很傻很懦弱,臣子们很坏很强大。

从303年到306年,短短四年,她经历了“五废六立”,或庶民,或幽禁,“惶恐滩头说惶恐”,也不知什么仇什么怨,总有人跟她过不去。永兴二年(305年)的那次废黜,她差点香消玉殒了,“河间王颙矫诏,以后屡为奸人所立,遣尚书田淑敕留台赐后死。诏书累至”,亏得司隶校尉刘暾与尚书仆射荀藩、河南尹周馥等人冒着生命危险保全她,才躲过这一劫。

光熙元年(307年),晋惠帝疑似中毒,一命呜呼;羊献容为改变浮沉不定之命运,曾做过挣扎。《晋书》云:“惠帝崩,后虑太弟立为嫂叔,不得称太后,催前太子清河王覃入,将立之,不果。怀帝即位,尊后为惠帝皇后,居弘训宫。”不得不承认,她看人还是蛮准的,司马覃虽然未成年,但是“神姿岐嶷,慧智早成”,如果登基的话,也许是个狠角色,那么,一旦维稳有成,羊献容既居太后,功在拥立,霸气外露也不是没可能。

在弘训宫,她过了几年战战兢兢的日子,看起来平静,其实可怜复可悲!弘训宫这个居所,与曾经幽禁过她的金墉城,毫无区别。身为皇嫂,如花般坐等凋零,大抵连亲生女儿清河公主她也见不着;外面烽火连天,山河破碎,未来是个什么样子,她无法想象也不敢设想,岂不悲催!

时局很快不可收拾。永嘉五年(311年),西晋内讧表面化,进而白热化。大将军苟晞和太尉王衍互相不服;晋怀帝与主政的司马越公开决裂,并下诏讨伐之,中原乱成了一锅粥。前赵将领刘曜、王弥等人乘乱攻陷洛阳,羊献容被俘,刘曜纳为妾室,甚得宠幸,319年又册立为前赵小朝廷的皇后。

其“丈夫论”即形成于册立之后。

《晋书》载曰:曜僣位,以为皇后。因问曰:“吾何如司马家儿?”后曰:“胡可并言?陛下开基之圣主,彼亡国之暗夫,有一妇一子及身三耳,不能庇之,贵为帝王,而妻子辱于凡庶之手。遣妾尔时实不思生,何图复有今日。妾生于高门,常谓世间男子皆然。自奉巾栉以来,始知天下有丈夫耳。”

翻译提炼一下,大概不过两点:一,勇立潮头、自主创业者,可称为大丈夫;二,敢于担当、庇护妻儿者,可称为大丈夫。

羊献容如此说,存在溢美刘曜的意思,但不是主要的。

她受宠于刘曜,靠的是成熟、美貌和较好的生育能力,在这之前,她已然为刘曜生了三个儿子。史料中说她“内有特宠,外参朝政”,很风光,但是光靠拍老公马屁,绝对不可能做到,刘曜又不是傻帽。

事实上,她也并未打胡乱说,与当时的刘曜相比较,晋惠帝确实没达标,——创业谈不上,守业更无成,对老婆孩子,他从没尽过哪怕丁点儿的责任,贾南风倒霉,他不闻不问,儿子司马遹被杀,他无动于衷甚至做了帮凶,最可怜小女儿清河公主,永嘉之乱中成了人贩子的猎物,遭受的种种苦难,细思极恐。

世俗常有“过来人”之谓,羊献容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,又有着寻常女子无法体验到的离奇遭际和因此形成的丰富阅历,所以,她口中的丈夫标杆,耐人寻味,有学者骂她“委身强虏,献媚贡谀”,显然过分。(赵炎)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