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女神遇到“女王”
2015-12-04 09:50:28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当女神遇到“女王”

文/赵炎

载《北京晨报》12月4日C06版,责编:蔡辉

曹丕之所以宠郭女王,听她的话,正是她具备了被需要的现实价值,好比农人筛谷渔人网鱼,女神女王,良莠长短,自有分晓。

民谚曰,三岁定八十。很有些跟后天历练有仇的意味,不过,放诸魏文帝曹丕的后院,这种扯淡的预言立马就理直气壮了。

甄夫人,打小传奇指数就爆棚。《魏书》里说她还在婴儿的时候,“每寝寐,家中仿佛见如有人持玉衣覆其上者,常共怪之。”不用保姆老妈子,自有神灵佑护,是故“自少至长,不好戏弄”,没人敢亵渎她。成年后,甄夫人果然做了女神,庙堂之高,江湖之远,粉丝无处不在。

先是嫁入豪门,“袁绍为中子熙纳之”。袁本初四代三公,平日里骄傲得看不起任何人,倒是非常看得起这个小女子,聘回来做儿媳妇。

官渡之战期间,为曹丕所得,“有宠,生明帝及东乡公主”。

据《魏略》说,曹丕一见甄夫人,当时就跪了,“文帝就视,见其颜色非凡,称叹之。”婆婆卞氏亦赞她:“此真孝妇也”。

公元221年六月,甄夫人遇害前,曹丕有梦,请术士周宣解梦,答曰:“天下将有贵族女子冤死。”诏书已然发出,使者已然出发,周宣的故弄玄虚,显然意在相救,绝对铁粉一枚!更有甚者,裴注《三国志》援引了一则“三公奏疏”,大意是魏明帝曹睿即位后,重臣们集体为甄夫人抱不平,说她“恭让著於幽微,至行显於不言,化流邦国,德侔二南,故能膺神灵嘉祥”,膜拜之意,溢于言表。至于后世如何把甄夫人谬传为洛神的,那是另一个话题。

如今解读女神范,不外乎谈吐、气质、长相、身材、穿着等元素的完美无瑕,可是这些形于外的花里胡哨,真的无敌吗?怕是不尽然。

元人范梈(音碰)说得好:“人生万事须自为,跬步江山即寥廓。”自立自强,踏实做事,让粉丝感觉到真正有价值很需要,那才是这种桂冠的完美诠释!不然,奖赏也会沦为宿命的戒疤。甄夫人的悲剧,就透着意蕴不断的深邃,当她遇到“女王”之后,所谓的女神价值,很快就弱爆了。

曹丕的文德郭皇后,也属于三岁定八十的那种。“中平元年三月乙卯生,生而有异常。后少,而父永奇之曰:‘此乃吾女中王也。’遂以女王为字。”怎么个“有异常”,查不到资料,我猜呀,多半是因为小女孩霸气外露,抢零食,争玩具,没人是对手,小猫小狗见到她也得让三分。

郭女王后来貌似名副其实了。卢弼在《三国志集解》中称其“之足以制魏文可知”,绝非空穴来风。许多大事小情,曹丕可以罔顾老妈的意见,却不能不听老婆大人的意见,也是一历史奇观。

青年时代的郭女王可谓命运多舛,“早失二亲,丧乱流离,没在铜鞮侯家。”没有父母的庇护,加之战乱频仍,生命无法编辑出幸福,为奴为仆,苟活而已。据推算,她被曹丕看中时,已然步入而立,徐娘半老了,大概其容貌还可以,风韵尚存,否则曹丕也不会那么火热地将她拥入怀中。

与女神甄夫人相比,郭女王有着先天的不足,譬如名气、颜值、子嗣等,尤其是子嗣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然而郭女王还是赢了,赢得干净利落。曹丕继任魏王,她做了魏王夫人,曹丕受禅称帝,她先为贵嫔,随即册后。在她面前,甄夫人毫无存在感,怎么刷也没用,何故?

《三国志》给了我们答案:“后有智数,时时有所献纳。文帝定为嗣,后有谋焉。”顺带着还举了个有趣的例子,说公元226年,骠骑将军曹洪舍客犯法,曹洪本人下狱当死。曹丕跟曹洪原本不对付,谁说情都没用,亲妈卞太后的面子也不值钱了,只好求媳妇帮忙。卞太后谓郭后曰:“令曹洪今日死,吾明日敕帝废后矣。”分明是恐吓的节奏啊,不帮忙救曹洪,我就要你好看。郭女王也确乎有面子,找曹丕哭了几次,曹洪的身家性命就保住了。

人间正道是沧桑!那么些年如浮萍般晦暗无助的日子,使得郭女王拥有了运筹帷幄之王者素质,温室中的花朵儿如甄夫人之流,不具备体验条件,必然无法完成相应积累。曹丕之所以宠郭女王,听她的话,正是她具备了被需要的现实价值,好比农人筛谷渔人网鱼,女神女王,良莠长短,自有分晓。陈寿即言之凿凿:“甄后之死,由(郭)后之宠也。”(赵炎)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