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老庄现场办公记
2015-11-30 09:49:49
  • 0
  • 0
  • 3

高老庄现场办公记

文/赵炎

载《华声》十一月下第22期,责编:冷眉

按照惯例,“老虎”被打,有司必有告示,然而天蓬元帅因作风问题落马,巡视大员观世音却毫不知情,甚是怪异!在福陵山云栈洞,此君变得人不人猪不猪,得名猪悟能。生命质地的变化,真是奇妙啊,比如相由心生,抑郁、愧疚、恐惧等压力下的崩溃,一夜白头的例子,也不是没有。

培养一个干部,不易,小错即扔大棒,不妥,给个出路,才是上策。于是观世音说了,保留公职可以,换个系统从头再来,在这等着新任务。偏生这位悟能兄本性难移,极不安分,短短数年间,又在高老庄兴风作浪,骗婚扰民,吃喝无度,还恃强搞家暴,“把那翠兰小女关在后宅子里,一发半年也不曾见面,更不知死活如何。”种种渣男行径,令人侧目。

大唐贞观某年某月某日,唐僧与孙悟空组成的联合执法队进驻高老庄,群众投诉那是免不了的,现场办公那也是必须的,如何化解矛盾,纾解民怨,寻找到理想的平衡点,对唐僧而言,将是考验其政治智慧与判断力的一件事。《西游记》第18回叙述的这个段子,可谓既严肃认真又生动活泼。

立案侦查,捉拿嫌犯,都不是问题。

程序化的过场,孙悟空职责所在,不需要领导多嘴。

他假扮女子,深入虎穴,百般周旋,孤胆擒贼,在当时有此能力者,不多,任何罪犯碰到他,都将哭晕在厕所。

问题在于,嫌犯爆了个大料,“我本是观世音菩萨劝善,受了他的戒行,这里持斋把素,教我跟随那取经人往西天拜佛求经,将功折罪,还得正果。教我等他,这几年不闻消息。今日既是你与他做了徒弟,何不早说取经之事,只倚凶强,上门打我?”也就是说,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,我后台硬得很,联合执法队不但无权惩治,还必须成为排坐坐、分果果的“合污者”。

很不幸,唐僧做了“接盘侠”,终于体会到了许多领导同志曾经体会过的难题,----依法办案?上级有口谕,压力如山大;打马虎眼?法治又从何处做起?群众的情绪又如何平息?这就叫两难!

还有更糟糕的,如果这案子发生在当下,一旦“八卦党”介入深耕细节,“技术党”介入辨析条款,“情怀党”再出来和稀泥,(嘿,媒体的属性,你懂的)。舆论狂欢之下,“火力”指向恐怕就不是简单的两难问题了,高老庄的群众非上街游行不可,倒霉的必须是当事人,决策者多半也会受到裹挟,原有的政治智慧和行政艺术将被彻底清零,最终必将酿成群体事件。

在规范意义上,每个干部心中都有自己的理想世界,都存在建构这种理想世界的决心,有没有能力,那是另外一回事;然而在描述意义上,又面临诸多势力之博弈带来的各种现实变化,根本无法规避,正所谓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。唐僧师徒遇到的此类困境,很具体。

高老庄的百姓当然希望永绝后患,过上太平日子,而且到了不计较成本的地步,“索性累你与我拿住,除了根,才无后患。我老夫不敢怠慢,自有重谢。将这家财田地,凭众亲友写立文书,与长老平分。只是要剪草除根,莫教坏了我高门清德。”唐僧当然也希望严格执法,好让老百姓安居乐业,三藏道:“悟空,你既是与他做了一场,一发与他做个竭绝,才见始终。”但是当他知道罪犯的背景和真实意图之后,态度的变化,也是令人吃惊的。

首先,孙悟空在前期的震慑与后来的铺垫,起了一定的安抚作用。长得像个妖怪,手段亦煞是了得,几乎吓坏高老庄的“宝宝们”了;捉拿嫌犯,于孙悟空是本分,于高老庄上下,也算不上恩德,执法本是为民嘛,百姓囿于见识,视为恩德,也是有的。这个且不论,关键在于孙悟空的一句劝慰之语,“你这老儿不知分限。那怪也曾对我说,他虽是食肠大,吃了你家些茶饭,他与你干了许多好事。这几年挣了许多家资,皆是他之力量。他不曾白吃了你东西,问你祛他怎的。据他说,他是一个天神下界,替你把家做活,又未曾害了你家女儿。想这等一个女婿,也门当户对,不怎么坏了家声,辱了行止,当真的留他也罢。”

自古以来,恩威并用,都不是施政者灵机一动的肤浅想象,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理性选择。孙悟空的劝慰之语,表述的是罪犯在高家可能的真实处境,消弭的恰恰是高老庄群众集体的抽象怨念,那就是害怕。毕竟除了骗婚和吃喝,不存在其他的犯罪情节,不能因为害怕谁,就办了谁吧?

其次,唐僧现场办公的表现也不俗,我称之为“理性的狡黠”。

就本段而言,他似乎是一个善于通过和利用现实来实现理想的干部,通俗的说,就叫务实。当猪悟能被捉拜他时,三藏道:“悟空,你怎么降得他来拜我?”一个“降”,一个“拜”,既说明其有罪,又暗示其罪可宥,听众是谁呢?高老庄的几个当家人。为了进一步测试对方的情绪反应,他又索要香案,当对方“也一齐添香礼拜”,他才放心的叫孙悟空为猪悟能松绑。

这种测试相当重要!

一个务实而成熟的领导者,不应忽视批评与被批评的辩证法。因为“批评是被批评存在的的前提”,释放嫌犯的过程中,存在着被批评的因子,所以要预防出现反对意见的可能。能够容忍批评,自然体现出胸襟;做到明白是非,明察秋毫,不至于“被打脸还讪笑”,才可称为精英。

第三,适当的惩戒,也是巩固现场办公成果的利器。

小说中是这么写的,说是当猪悟能提出:“师父,我受了菩萨戒行,断了五荤三厌,在我丈人家持斋把素,更不曾动荤。今日见了师父,我开了斋罢。”三藏道:“不可,不可!你既是不吃五荤三厌,我再与你起个别名,唤为八戒。”那呆子欢欢喜喜道:“谨遵师命。”猪八戒的这个称呼就是这么来的。

所谓八戒,是指完全断了“五荤三厌”。

这个“紧箍咒”不比孙悟空的轻松,一般人很难忍受那种约束的,惩戒力度恰到好处,道德与站队两不误,是个高明的要害办法:既表明了作为执法者的那种清洁性自律,传达出对职责的某种偏执,起到了终结性安抚的作用,又能在将来的某个时刻对上级做出合理交代,认真做事,头脑清醒。

此次现场办公的成果是丰硕的!“高老见这等去邪归正,更十分喜悦,遂命家僮安排筵宴,酬谢唐僧。”

大众情绪,历来是检验干部行为效能的镜像,不论廉吏脏吏,概莫能外。高明的干部,也会迎合大众情绪,目的在于有效疏导,实现长治久安,这是真正的大智慧;愚蠢的干部,常常受到大众情绪裹挟而不自知,不是以“维护团结”的名义多方讨好,失去立场,就是压制批评监督,四处点火,唯恐天下不乱。后者工作的效能,当然只能是劣迹斑斑了,没有例外。

高老庄的这次现场办公,我个人的诠释,大概就是这些了。

由于近几年反腐工作不断深化,“老虎”、“苍蝇”越来越多,导致民间都说如今的干部好像长不大的孩子,----又不是缺钱,为啥子还贪?待遇那么好,为啥子不好好干?延伸开来的意思就是,“成长的烦恼只能靠成长来解决”(某学者语),而不能永远长不大或不想长大。唐僧算得上是一个很好的干部榜样了,多念经,念正经,常律己,更律人,走得正,行得端,目标明确,务实工作,不怕监督,不拘一格,才配叫做有大情怀的信仰坚定的好公仆。

看人家现场办公后,多潇洒,徒弟们,走,又开始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。(赵炎)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