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怨宜“埋”不宜顶
2015-11-27 13:25:19
  • 0
  • 0
  • 2

有怨宜“埋”不宜顶

文/赵炎

载《北京晨报》11月27日C06版,责编:蔡辉

过去有首老歌是这么唱的,“生活是一团麻,那也是麻绳拧成的花;生活是一根线,也有那解不开的小疙瘩呀……”居家过日子,难免磕磕碰碰,落下抱怨,很正常。这不,争天下时期的曹操,也曾遇到过两次来自妻妾的抱怨,结果却如云泥之判。探寻其中的得失,颇有些启迪价值。

第一个发声的,是其小妾卞氏。

此女籍属倡家,山东临沂人,靠江湖卖艺讨生活。由于父母早亡,她带着弟弟卞秉流落到谯地(安徽亳州,曹操老家)。公元183年,曹操辞去东郡太守的官职,回老家当土豪,无意中的邂逅,两个年轻人便好上了。其后的那些年里,东汉王朝风雨飘摇,几乎年年都有翻天覆地的大变化。先是何进掌权,卞氏随夫入洛阳;而后董卓乱政,曹操逃离洛阳,卞氏姐弟留守故宅;再然后陈留起兵,群雄逐鹿,董卓迁都长安,汉献帝被曹操接到许昌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卞秉貌似参与了,且功劳不小,建安初封都乡侯,官居别部司马。卞氏的抱怨,大概就发生在这一时期。

《魏略》云:“初,卞后弟秉,当建安时得为别部司马,后常对太祖怨言,太祖答言:‘但得与我作妇弟,不为多邪?’后又欲太祖给其钱帛,太祖又曰:‘但汝盗与,不为足邪?’故讫太祖世,秉官不移,财亦不益。”

卞秉的功劳,史料里没有记录,据卞氏的情绪,想必舆论认可,否则不会封侯,她也不敢抱怨。曹操的应对有点突兀,两个反问异常霸气,“想当我小舅子(的人),难道还少吗?”“你偷偷给他钱粮,难道还不满足?”

前者论实情,唯屈己才能服众,此谓驭下之道;后者论德行,唯知足才能常乐,此谓全身之道。卞氏之怨被“埋”,结果学乖了,一辈子安分守己,“性节俭,不尚华丽,有母仪德行。”她的品行濡染了整个家族,在八十三年的曹魏历史中,卞家出了三个皇后,七个侯爵,是曹魏的忠实盟友。

夫妻之间有抱怨,靠霸气调处,不行,讲道理也不行,唯一可行的,大概只有让她唠叨,等她唠叨累了,怨,自然也就“埋”了。

曹操此次有效“埋”怨,既得益于卞氏的身份,你是妾室,哪有你说话的份儿?又得益于卞氏的“盗与”,该修理。

还有一则相反的例子,故事是这样的:曹操原配丁夫人,未能生育,其陪嫁侍女刘氏倒是帮曹操生了长子曹昂和清河公主。主仆之间感情大概很深,刘氏死得早,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了丁夫人,丁夫人不负所托,养母当得比生母还生母,曹昂在她的精心养育下,“弱冠举孝廉”,文武双全。

建安二年征张绣,曹操做了件荒唐事儿,将张绣的婶子给那个了。风流的代价非常惨烈,张绣蒙羞,发动突袭,曹操猝不及防,狼狈逃命。

此役,典韦、曹安民、曹昂均战死。《世语》载曰:“昂不能骑,进马于公,公故免,而昂遇害。”这种舍身救父的孝义之举,足见丁夫人养育之用心。

曹昂死后,丁夫人痛不欲生,经常哭闹抱怨曹操。《魏略》云:“子修(曹昂,字子修)亡于穰,丁常言:‘将我儿杀之,都不复念!’遂哭泣无节。”曹操的做法就显得不理智了,“太祖忿之,遣归家,欲其意折”。有点像现在的网络语言“滚粗”。老婆抱怨,听着就好,辩白没必要,发飙更下策。

丁夫人所以敢任性,或许跟她的出身有关。

《三国志·文帝纪》有“五月戊寅,天子命王追尊皇祖太尉曰太王,夫人丁氏曰王太后”的记载,皇祖太尉即曹嵩,就是说,曹操的生母姓丁,丁夫人可能是曹操青梅竹马的表妹,曹操的“雄武之姿”,外人害怕,她可不怕。

卞氏的怨,曹操可以理直气壮地反诘,丁夫人的怨,他没辙,唯一正确的“埋”法,恐怕只有装没听见或者乖乖听着,自己搞女人害死了儿子,还有理了?“遣归家,欲其意折”,随后又亲自去接,低声下气状,像个犯了错的孩子,此刚柔并济功夫,看起来很智慧,可是在丁夫人身上不好使,婚姻最终破裂,酿成终身之憾,临死前还叹曰:“我前后行意,于心未曾有所负也。假令死而有灵,子修若问‘我母所在’,我将何辞以答!”

怪谁呢?(赵炎)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